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4117.com > 正文内容

代理成部分学术期刊再生父母抄袭论文均可发表(2)

发布日期:2019-09-16 07:21   来源:未知   阅读:
 

  行有行规,这般差价不是章齐国一个人定出来的,代理价通常在对外的版面费价格上减去百元至千元不等。为了让章齐国有更好的选择,师兄把“行规”交给了他,这也是“找接班人”的最大价值所在——资源传递。

  所谓“行规”是一个上面有着近百家学术期刊的汇总,这份文档中包括刊物名称、级别、刊物所在领域、每版字符数、价格、主管部门以及刊号。最重要的是,上面有代理价格以及编辑联系人、电话、QQ、汇款行账号。

  从文档上可以看到,在CSSCI类别中,6000字3个版的代理价是4200元,版面费即对外价通常是5500元;7000字3个版的代理价是5800元,对外价是7000元。北大核心类别中,4000字2个版的代理价是3700元,对外价是4300元;3600字2个版的代理价是2800元,对外价是3200元。国家级类别中,2800字1个版的代理价是500元,对外价是700元;2400字1个版的代理价是400元,对外价是600元。省部级刊物3000字1个版的代理价是300元,对外价是500元;4000字2个版的代理价是400元,对外价则是600元。

  这份只有几百字的文档,从CSSCI、北大核心、国家级到省部级刊物应有尽有,其代理价和版面费的差价分别是1000元左右、800元左右、300元左右和200元左右。学科领域则多以教育教学、医药医学为主,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核心期刊。

  如此生财可比章齐国想象的简单,如同论文代理都知道的一句话“所有上知网的论文,均需要抄袭率30%以下,否则不予录用”,这是最低要求。而在一些期刊杂志的“编辑”那里却是最高要求。

  一次,为了在某社科学术刊物上代发一篇论文,章齐国找到一个陌生“编辑”,随口一问:需要审稿吗?对方说,“当然要,英语、体育的不要。”这话留有余地又不失和气。

  和陌生“编辑”的头几回接触中,“编辑”继续对他有所保留,“文章质量有保证是前提”。不过,章齐国和另外一位“编辑”的交流则让他彻底放宽了心。

  这位国家级教育期刊的编辑向他透露,检测系统竟然是“照妖镜”,www.44222.cc这让他哭笑不得。“照妖镜”是网上一款使用较为广泛的检测论文抄袭的软件,它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检测文章是否引用了百度等外网搜索引擎上的内容,而对于一些学校图书馆内部论文资源库存有的资料则难以搜索和检验。

  章齐国很诧异:“要是这么简单,我自己从学校论文库里下载几篇拼凑一下就成一篇论文了。”

  摸熟了路子,章齐国发现,国家级及其以下的期刊,只要是代理推荐来的文章一般都能上,即便是在版面不够的情况下,正文也很少进行修改,只将摘要、参考文献给去掉。如果抄袭率过高或者正文内容也需要压缩,“编辑”一般会把文章返还给代理找作者进行压缩,但不会毙稿。

  起初,章齐国以为“编辑”只是履行自己在编辑部任职的正常工作,只有代理从中渔利。和做了6年“编辑”的吴宇在电话里聊得多了,他才发现“代理对于一些学术期刊而言犹如再生父母”。

  通常情况下,外行人认为版面费的交易行为只有两方,一方是作者,另一方是学术期刊编辑部。现实中,一般学术编辑的运作很难和代理绝缘。据吴宇了解,如果没有代理方,学术期刊编辑部要么是稿荒,要么是稿子多得来不及挑选。

  “单纯依靠编辑部的力量的确很难完成现有的工作。”一位省部级学术期刊的“编辑”罗玉良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在编辑部的来稿邮箱中,每天有几十封的投稿,但编辑部一般不会采用。平日里罗玉良的工作重心也不是约稿,而是“审阅”代理给的稿件。

  “我们要做的是培养更多专业的‘脚’。”罗玉良说,有了章齐国这样成百上千的代理后,整个学术期刊的流水线才得以闭合,流水线上的学术文章加工生产才得以顺利且有节奏地进行。

  代理成了“编辑”的脚,这种颇为默契的合作带给罗玉良的,并非仅仅顺利且高效地完成编辑工作。

  未曾谋面的“编辑”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章齐国刚开始并不清楚。生意做了几个月,他才知道,这些人大多确是一些学术期刊的编辑,但他们通常还具有另外一个身份——“代理”。“编辑”自己本身也是代理,这听上去有些玄乎。

  吴宇对章齐国说,“不兼职我们会饿死。同样是本科毕业,我们一个月只拿3000元的工资,好歹咱也是个知识分子。”在自己刊物吃饱的同时,罗玉良利用自己手头的期刊资源以及约稿能力,给其他刊物“代理”论文。

  听到这儿,章齐国发现这就是一盘自欺欺人的生意:“编辑”内部之间做代理,我给你供稿,你给我代理费,你给我供稿,我给你代理费,两边的刊物也都蓬勃地活着,而交易的产物——论文却乏善可陈。

  在这盘自欺欺人的棋盘上,章齐国开始变得聪明,除了代发论文,他开始拓展其他业务。就是一张几分钱的纸也能给章齐国带来利润。

  一些高校院系在评定奖学金时,考虑到学生的论文已由杂志社确定发表但还未刊发的情况,便将学术期刊编辑部的用稿通知书当做该文未来数日内必发的凭证,并按论文已经发表计入评定分数。

  一些学生想获得奖学金的“名”,又不能临时抱佛脚写论文,便不惜重金拿到这样一张空白的用稿通知书,写上自己的大名,交给评定小组。章齐国看到了这一点,商机就此产生。

  和“编辑”打成一片后,他在没有论文的情况下,也可以拿到一沓期刊社的用稿通知书,他便把这些通知书当做商品卖给有需求的学生。只要客户拿到奖学金,章齐国便不费工夫拿到400元。

  章齐国自己的两次奖学金便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拿到的。这些用稿通知书盖好学术期刊编辑公章,著作人、发表日期等需要填写的位置均留白。“编辑”对他说,毕竟是老客户,合作机会多。他们这样做也省得每次都给代理快递通知书。

  “编辑”也会主动地向他介绍更多的业务,一般是“卖书号”。“编辑”通常以“价格便宜”作为诱饵,让代理帮他们大肆宣传:一书一号,非丛书号,国家级27000元,省级14000元。

  即便有再多的业务来往,章齐国对“编辑”仍抱有一丝警惕。和“编辑”的交流方式一般仅限于QQ,除此并没有别的联系方式。一旦代理费寄了出去,对方没回话,或者发在一本非正式出版物上面,他便很难向客户交代。结局只能是自己把钱垫上退给客户。

  为把风险降到最小,章齐国每次和“编辑”交流时都会打开中国知网(CNKI)上查询编辑所说的学术刊物是否存在以及是否正常出版。

  为了让客户放心,章齐国还专门在论坛的宣传广告后注明:凡通过本中心咨询发表的刊物,都是经过新闻出版总署审批通过的合法正规刊物。没有经过批准的专刊增刊本站坚决不做。如发现文章发表到违法期刊上,全额退款。